7m足球比分

欢迎您访问秦文化研究网!
兔子软件logo

网站首页 > 赢秦史海 > 考古触摸早秦文化的脉搏

考古触摸早秦文化的脉搏

2015-12-30 19:10:22   点击数:   发布者:admin

无论是考古发掘,还是描述议论,于后世,秦王朝是个永恒的话题。
      也就在2005年,一支由陕甘等地联合组成的考古队在清水、张家川等地展开了早期秦文化的调查。4年后,考古调查的重点转移到清水县境内,从一个古城遗址开始,再一次去触摸那个远去了的伟大帝国的脉搏……
      李崖遗址
      进入冬季,于2009年间开始的清水李崖古城遗址的野外考古工作暂停了下来。
清水县位于甘肃东南、天水西北,历史上是通关中过陇山的必经要道。
从清水县城出发向西北步行1公里左右就到了李崖古城遗址的古城塬遗址。面积14万平方米的古城塬遗址地势平坦,视野开阔,遗址地表遗存的大量陶片和古城墙夯土层似乎都在悄无声息地诉说着这里的历史。2010年,这里被确定为魏晋时期清水县城遗址。
      古城塬发现之后,秦文化考古队的目标锁定在了李崖古城遗址。
      李崖是清水主要的周代遗址之一。拉网式调查是从40多公里的牛头河上游秦亭镇开始至红堡段,重点对地表遗存的陶片、断崖处暴露出的大量灰坑、红烧土及被盗墓葬等进行资料搜集、整理。历时两个月的调查发现,秦亭这一带地势狭窄,溪流两岸并没有发育较好的台地,只发现较少早期的陶片和文化堆积,设立秦邑的可能性不大。但李崖古城遗址所在地气候湿润,水草丰茂,作为当时的牧马区也是理想场所,应为牧马区,或也可能是秦时在交通要道上设置的驿站。这一切促使李崖古城遗址成了考古专家们重点调查的对象。
       秦文化联合考古队在李崖古城遗址从事为期共6个月的考古工作,截至目前已发掘遗址面积数千平方米,解剖城址20余米,清理墓葬近30座,出土陶鬲、陶罐等150余件,灰坑120个,各类标本1万多件。
李崖古城遗址考古的最新发现公布于其野外考古工作暂停之时,由清水县文物局对外发布的消息称:据考古队领队、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原副院长赵化成教授讲,确定李崖古城遗址就是秦非子封邑所在地。
      赢秦非子
      秦非子封邑是在周朝的第八代天子周孝王时期。
      关于封邑,《史记•秦本纪》中有这样的记述:邑之秦,使复续赢氏祀,号曰秦赢。
“秦是地名,赢是姓。秦赢说明赢族人从此以后有了新的族名。”中国古代史研究所所长、兰州大学历史文化学院硕士生导师雷紫翰副教授说,至于非子受封的“秦”邑在何方,司马迁的史文中没有明言。学界对此也各有说法。“仅就秦非子而言,他可算得上是赢族人中的一个代表人物,封邑也是他对赢族人的一个贡献,更重要的是封邑也意味着赢族人向当时的中原文明跨了一大步。邑,在古代就是城堡,代表的是地方政权。祀代表着准许赢族人重新开始祭祀他们的赢姓祖先。封邑让作为周王朝附庸的游牧部族赢族人开始转向农耕民族。从这一点上来看,秦非子是个转折点。”
       西北师范大学文史学院副院长韩高年教授同样认为,秦非子封邑使赢秦族开始定居生活,而这一转变导致原有的以血缘关系为纽带的氏族社会迅速解体,赢秦人进入了阶级社会。“冷兵器时代,马匹在饱受猃狁侵扰的周王室来说是重要的军事保障。所以,为了解决西部边陲猃狁之患,周天子不得不‘求助’于赢秦人,周与赢秦族的关系越来越密切,时当周王室是天下共主,周天子统领着大大小小数百个诸侯国,其物质文明已经达到很高的水平,以礼乐教化为宗旨的精神文化也由中心向四夷扩散,形成了三晋、南楚、伊洛及西周都城镐京周边等几个相对繁荣的大的文化区域。在先进的周文化的影响下,赢秦族进入到一个迅速发展的阶段。”
      秦非子是靠着他们赢族人最擅长的养马技能获得了封邑。现在看来,那时候,秦非子他们这群偏处西垂的牧马人还不能预知,正是凭借这一身精湛的养马、驭马功夫,他们的后人才会在中央王朝崭露头角,逐渐走上政治大舞台,也因为有一身祖传的马上涉猎功夫,强大的秦军才会令中原人胆寒,横扫六国如卷席……
养马能手秦非子是庶子出生。
      祝中熹先生在他的《早期秦史》中记述,非子的父亲是大骆,和父族一起生活在犬丘,也就是西垂地区,大概是庶子地位的影响,他似乎对政治、权位不敢兴趣,而喜欢畜牧业,就像《史记•秦本纪》中描述的“居犬丘,好马及畜,善养息之”。
在赢族这个擅长养马的部族中,若说到育马专家,真有不少,造父就是一个,他可是秦非子的先祖辈。“后世将造父视为兽医业的始祖。”雷紫翰说。
       据说造父深得祖闯养马术之精髓,养马、骑射、驾车的技能都极为精湛。尤其以擅御而声名远播。造父所处的时代是周穆王时期,当周穆王听说赢族人中出了造父这么一个人物,钦点他为自己的御夫。成为周穆王的御夫后,造父把自己培育的四匹骏马献给周天子,天子大喜,随即让造父用八匹骏马套上御辇,随他西巡。
       “传说,在这次远途西巡中,周穆王走到了昆仑山,大约在现在的敦煌、酒泉一带,见到了西王母,双方相见甚欢,周穆王更是乐而忘返。就在这个时候,从周朝内传来徐偃王叛乱的消息。周穆王急于回国平乱。于是,造夫驾着穆王的御辇长驱归周,一日数百里,一路狂奔到镐京,也就是现在的西安附近。周穆王及时平定了叛乱后就嘉奖了造父,特将赵城封赏给了他,赢族人造父一族从此改姓赵氏。据《史记•赵世家》记载,这个封在赵城,改姓了赵氏的造父一族,就是后来春秋战国时代赵国人的先祖。”多年前,奔着寻找秦帝国这个专制主义中央集权政体的源头,甘肃文化出版社总编管卫中先生沿西汉水踏访两千多年前那个帝国的足迹,这是记录在他的文集《大山河》中那篇洋洋数万字的关于秦王朝发家史文章中的故事。
      史料记载,周孝王专门给秦非子划了一片地方用来养马。
       长久以来,和学界一样,关于秦非子牧马之地,麦积区、张家川县、清水县、礼县都有许多传说和说法。祝中熹先生的《早期秦史》认为,秦非子为周王室畜马的地方是“汧渭之会”,也就是现在的陕西宝鸡市附近或其以西的地区。
几千年之后,我们能确定的似乎就是非子牧马之地是一块水草肥美的地方,在那片广阔的地域之上,聪明的育马人秦非子不负厚望,在他的精心培育之下,几年下来,成千上万匹不同颜色的骏马从那一片土地上成长起来了,但见夕阳下扬鬣飞奔,万马齐喑,轰隆隆的马蹄声,似天边滚雷,震得大地颤抖……
      秦人气质即使在秦非子封邑的多少年之后,赢秦族一直都还只是周王朝在陇山以西的一个小小的附庸,甚至在秦庄公(庄公乃后来的封号)时候,也只是一个“西垂大夫”,距离封侯立国还很远。
      赢秦族政治命运的改变在周王室的土崩瓦解之际。
      “西周历史上最后一个天子周幽王,这个亡国之君好色成性,烽火戏诸侯的把戏就是他为了博取褒国美女褒姒的一笑而上演的。后来,这个昏君居然为了讨褒姒的欢心,废了王后申氏,还将王后所生的太子姬宜臼贬为庶人并发配到申王后的娘家,还下令让岳父申侯杀掉姬宜臼。在申侯拒绝弑杀外孙姬宜臼之后,昏君周幽王居然决定发兵收拾这个不听话的申侯。忍无可忍的申侯联合犬戎部落向周王朝的首都镐京发起了攻击。”管卫中说,当这一次周幽王点燃烽火向东方诸侯求救时,被戏弄了多次的诸侯们谁也没有来救援,没用多久,镐京就被攻陷了,周幽王在稀里糊涂中被砍了头,褒姒也被犬戎人掳去下落不明。这个红颜女子,到底没能逃脱悲戚的命运。
      和东方诸侯不同,在镐京遭到围攻、周幽王点燃烽火之际,有一支部队从陇上的西垂昼夜驰援。这就是“西垂大夫”秦庄公的儿子秦任好(襄公)率领的赢秦人。
      “等到赢秦人赶到镐京时,周幽王已死,姬宜臼即位。不过此时,无论是申侯还是姬宜臼,都无法控制卷进这场战事的犬戎人,任由他们在京城烧杀掳掠,刚刚即位的姬宜臼匆匆决定迁都洛邑。从镐京到洛邑的一路上,秦襄公的这支赢族部队成了保护姬宜臼的唯一部队。” 
       管卫中说,姬宜臼在这一次事变中,认识到了赢秦族的忠勇,正式封秦襄公为秦侯。“可以说至此,秦国第一次进入了诸侯之列,成了与西周初年周武王姬发分封的齐、晋、燕、楚等老牌封国平起平坐的诸侯国。”
赢秦人秦任好抓住了这个让他们登上政治大舞台的机会。
       获得了封侯的同时,当时地盘以都邑西垂为中心方圆不过几百里的陇上秦地的秦国又得到了周平王的诏书:“戎无道,侵夺我岐、丰之地,秦能攻逐戎,即有其道。”此诏书意味着岐山等那一大片地域,如果秦人有能力打败戎人攻占,就成秦人的了。
       赢秦族和戎人之间的战争从未停止过,且不论赢族先祖为何、何时西迁,但自他们落脚西垂之后的岁月,就是在和戎人的战事中度过的。《史记•秦本纪》记载了赢族人西垂城被戎人攻陷的事情——“西戎反王室,灭犬丘(即西垂)、大骆之族。”
“史文中这十二个文字背后,是一场众寡悬殊、决定赢族生死存亡的惨烈的战事,赢族人无论老少妇孺统统拿起刀枪@@@@上了城墙。血流成河中,最终沦陷的西垂城不知道究竟坚持了多久……”管卫中说在这一次战事中,秦非子的父亲大骆战死在战场上。在赢族人中像这样战死战场的还有秦襄公。在获得东周王室的秦侯之封后,这位赢族人的杰出代表就率领族人英勇奋战,扫荡诸戎,一路打到了岐山,使秦国的领地大大扩展。只可惜,刚刚不惑的秦襄公却突然殒命沙场。
      “在赢族人的血脉中,仿佛有一股异样的精气神,这股精气神在赢族人间世代相传,等到秦襄公的孙子秦武公时,秦国的边界不但到达了岐山,秦国的军队甚至攻至华山之下,关中地区大半亦为其所有。”管卫中曾无数次地思考着这些独属于赢族人异样的精气神,他觉得这种异样的精气神,不是一句简单的“秦人精神”能定义和涵盖的,或许这些“东西”就是赢秦族后来居上吞并天下的根本原因。他甚至直言不讳地说,赢秦人的这种精气神也是与东汉、南宋、晚明、晚清乃至近现代的诡阴而文弱的中国人完全不同的气质。
       从秦非子养马到秦始皇一统六国,当我们今天惊叹于赢秦人横扫天下的势如破竹、惊叹于秦始皇兵马俑的强大军队编制时,难道不觉得这些就是赢秦人从血脉中流淌出的兵戎国威的精气神吗?
 (本文来自: 考古中国 详细文章参考:)


 

相关信息

评论(0)

  • 还没有人评论


联系我们 | 留言板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电话:0898-66755163 邮箱:qwhyjw@cregostore.com  地址:海口市白龙南路中共海南省委组织部党员干部教育中心益群楼2楼
请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浏览本站    版权所有 海南秦文化研究网   技术支持:
x
x
返回顶部